黄益平:居民投资难的问题很突出,需全方位结构性改革


“最近不同领域有一些金融风险爆发,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宏观背景,就是可投资的资金非常多ζ,但是能投资的资产非常少,这是个很大的问题。”在22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(CF40)主办的第三届金家岭财富管理论坛上,CF40学术委员会☆主席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,从解决投资难的问题来说,我们需要全方位的结构性改革,包括进一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,推动金╠╡融产品创新▁▂▃▄、监管创新等全方位的创新。


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对资产性收入的需求


“过去一直讨论小微℃企≮≯业融资难,我觉得居民投资难的问题同样很突出。”黄¤益♨平表示,我们现在遇到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养老金缺口很大,另♥外一个含义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对资产╱╲性收入的需求。过去很多收入№都是直接投资回报,或者劳动收入。


他补充说,“老百姓的投资机会非常有限,过去中国老百姓♦如果有财产,就在两个地方,一个是存款,一个是住房。Ⅲ住房是住的,不是炒的。即便不考虑政策的因素,这个市场Ψ的风险◤也越来越大,未来不可能持续成为老百姓存放储蓄的地方,这是一个客观现实。剩下的就是银行。如果把银行相关资※产加在一起,可能占到居民金融资产的70%左右,很多钱都在这个渠道。”


黄益平坦言,银行现在基准存款利率大概3%,和通货膨胀差不多,简单▕来说不太具备投资价值,最多就是保值。这样看来,现在确实碰到一个比较大的问题,就是缺乏投资资产性收┊┋入。最近不同领域有一些金融风险爆发,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宏观背景,就是可投资的资金非常多,但是能投资的资产非常少,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
“解决投资难”需全方Υ位的结构❤☜性改革


“未来,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解决,其意义远】不低于解决企业融资难的问题。”黄益Ю平举例称,í中国居民金融资产比例中,银≮行和与之相关的资产大概占70%,证券类ↁ大概是20%,养老和保险资产大概是10%。跟大多数新兴市场和一般发达国家做对比,我们最大的差异是养?老和保险的比例比较低〢,银行︴占比非常大。金融资产当中养老和保险资产的比例,印度为27%·。,韩国为32♀%,新加坡为46▶%。


在黄益平看来,老龄化以后,储蓄率逐渐下降,需要有很多的财富管理、投资。这样的一个投资改变,未来对我们来说要多管齐下,发展资本市场是一个方面,传统金融机Ⅳ构同样要发挥|︴()〔〕作用。


黄益平建议,从解决投资难的问题π来说,我们同样需要全÷ↇ方位的结构性改革。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,一方面是做市场化①的风险定价,这样做投资才有回报。另一方面,既然是一个市场,就要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作用。


黄益Ё平认为,需要全方位的创新,包括金融产品的创新、金融Π机构的创新。此§外,也需要监管创新。监管创新是说起来容易、做起来难的事情,要在创新和稳定之间求得一个平衡。


“我们过Ы去的一些问题,包括→在互Φ联网金融领域的问题,有很多很深刻的教训需要▨接受,客观来说创新应该得到支持,如果它解决了实体经⌒济当中实实在在⊙的问题ↅ,我们就应该支持。但问≧题是任何金融交易都会有〦风险,金融交易需要做到监管全覆盖,不监管和过度监管都不〓是非常合适的。”黄益平说。


新京报记者 陈鹏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危卓